荔枝app下载汅api在线观看免费

()找到回家的路!

“咔嚓”

进了安晓辉的办公室,让助理专门泡了他珍藏的绿茶后,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二人并排坐在两张沙发上,安晓辉内心是有点激动地,他不知道尚富海心里同样有点小激动。

上辈子为别人尽心打工近20载,最初是有雄心没有能力,后来有了能力又磨灭了雄心,不曾想这辈子刚展开一副空白的画卷,他就要在这副画卷的近端挥毫泼墨,画下浓重的一笔。

他置信,这是开端,绝不是终点!

“尚先生,咱们今天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昨天的分析让我一晚上没睡好,我也连夜咨询了我的一些朋友,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的项目……“安晓辉昨晚上确实没睡好,他眼睛还满布着细密的血丝,但要说和自己的项目有直接关系,尚富海才信了他的鬼。

可漂亮话谁都爱听啊,他也不例外,被安晓辉这么一捧,他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了,只觉得自家的三千大道之大忽悠大发已经是练到言出法随的地步了。

“安经理过奖了,这只是我其中的一个项目,我这个人做事就讲求一个谨慎,启动项目之前方方面面我都想做细了,项目真正启动了以后,哪怕有些地方不合理,但只要是按照我的计划走,我也绝对严苛执行下去,我宁可试错也不妥协。”

一番话说的霸气,说的安晓辉热血沸腾,他自己反而警醒了,提醒自己被别人几句夸就得意忘形了。

这一番你来我往的讨论又是大半个钟头,中间安晓辉亲自添了两次水。

尚富海针对他这辈子的第一个项目的很多细节又做了说明,同时也是借助安晓辉的眼角视窗给自己捋顺。

烟花易冷情难却

谈着谈着就到了今天最重要的一环,下一步的合作!

“安经理,我知道贵方给予商户的优惠是第一年免租金是吧,但不知明后年是怎么算的?”尚富海直接问了出来。

没错,博城银泰商城今年盛大开业后打出了震动城的广告宣传,就是第一年免收租金,可你要认为第一年不要钱了,它的商铺就该是早被抢购一空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尚富海曾经的记忆里,他记得博城银泰商城在18年到19年的时间段里曾闹过一次大规模的商户退租退铺的行为,想想这件事情,你就能知道这里边的水到底有多深。

并且,银泰城单方面针对进驻的商户及所带来的品牌都是有综合的考核评估的,考核合格的不说,考核不合格的你直接滚蛋,哪里来回哪里去,就算是你为了这个店铺投资了其他方面的大量资金,他也不会给你一毛钱的同情。

在商言商在这里被演绎到了及至。

“两种模式,第一种是以地平算租金,第二种是利润抽成。”安晓辉伸开剪刀手比划了一下。

“租金怎么算?抽成又怎么抽?”尚富海紧跟着问。

“首先商城要看到尚先生这个项目的正面效果,如果达到我们的要求标准了,明年的租金我可以做主给你最大的优惠,每平25元,年收你个整数110万,此后每年达标的情况下租金递增8-15不等。”

“抽成怎么算?”尚富海没去反驳,租赁1300平的地方,还是在银泰商城这么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个价格的确很便宜。

不知道的可以做这么个对比,一楼的黄金铺位,150平左右的租金算下来得六十万左右,这么一比较,就知道对方到底给了他多大的优惠。

可是他也知道另外一件事情,他选的那一片地方,直至到了17年底18年初被现在还在沃尔玛混的巴西烤肉给租下来之外,之前的近3年时间它一直就是空着的,空的,它就是个空城!

哪怕三年后巴西烤肉租下了这一片地方,但它南边的那一片同样还是黑洞洞的区域。

这才是它的事实。

这么介绍,你说他到底是便宜还是贵了?

这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谁也说不准。

“抽成的话,10”安晓辉伸出右手食指,很淡定的说道。

他的淡定反而让尚富海懵逼了,就这么置定他一年能盈利1000万以上?

但话说回来,万一他盈利不止这个数哪,有可能远远超过1000万,还是那句话,谁也说不准。

尚富海右手五指紧紧的捏成了一个点:“我可以答应贵方7的抽成,但银泰实业方面必须负责我项目前期的装修和后期的维护,负责我项目商城内的宣传……”

“尚先生,你是做大生意的,应该清楚我们这个位置,我们的硬件设施,在你项目的租金上我并没有多要,更何况7的抽成还要负责这么多,恕我不能答应。”安晓辉摇头要拒绝。

但尚富海看得出来他拒绝的并不是那么干脆。

“8,我再加1个点的抽成,银泰实业方面除了负责我项目前期的装修和后期的维护,在发生任何不损及商城信誉的突发状况,银泰实业要给我站台。”尚富海比划了一个八的数字,一副答应就合作,不答应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态度。

“而且这个利润分成5年保持不变,如果签约后有任何一方提出不同意见,需要按照实际核准值赔偿对方的损失,贵方同意的话咱们今天签署合同,我进行下一步的动向,不同意的话我还是那句话,买卖不成仁义在,中午我请安经理吃个便饭。”

“……”

安晓辉吃瘪了,这距离他的心理价位还差了点事,实际上他给出了自己最低的心理预期,不是他不会谈生意,做到商务部经理的位子上,他怎么可能是蠢货。

但说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马上满一年了,四楼东边那一片愣是一点租出去的迹象都没有,整个东区都快成了无人区了。

他不知道这个情况还要持续多久,但是他等不了,必须把四楼方位的给搞起来。

兴许有人气了以后就能带动一整片区域的活力。

“100多万的租金,200多万都算是便宜的,别忘了它的面积1300多平,也比忘了这里是超综购物中心银泰商城。”安晓辉内心在咆哮,但表情已经有些意动了。

“三年,最多三年,三年后随行就市。”安晓辉跟了一句。

尚富海心里笑开了花,连租金都不用付了,虽然让对方拿出了一部分利润抽成,可这是小钱,他要的就是对方的那个站台的承诺,怎么可能让他干拿好处,不存在的好吧。

“可以,但我要加上一项,封顶10的利润抽成,如果同意今天签署合约,如果不同意,我拍拍屁股走人。”

“成交。”安晓辉伸过手来,俩巴掌握在了一块。

舍得,有舍方有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