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音短视频下载链接

“嗯~!算是吧~!是小轩给你们带过来的一批用来解暑的寒瓜~!咱们队的兄弟昨天表现的不错,嗯!应该是咱们团表现的不错,最起码不是倒数最后一名,嘿嘿~!大伙儿今天也不能放松警惕,知道了没~?”

李泰聊闲话也没忘了给手下做整治工作,他扭头冲后面的人说道。

“知道了~!队长~!弟兄们绝对不会给您丢人~!”

顾小毛认真地拱了拱手道。

“啊!居然是寒瓜~?东家可真大方!队长,没说的,就冲东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一定会好好干活!”

“对对对,我们一团八队的肯定好好干!”

“嗯嗯嗯,队长放心,弟兄们绝对不会比别的队差!”

这个年代,不能说普通百姓吃不起寒瓜,吃还是能吃得起的,只是大多数百姓都没有条件天天吃,偶尔吃一次已经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了。

而李泽轩居然为他们这一万多人带来了一批寒瓜,他们当然打心眼里感激了。

“嗯,你们有这个心便好!”

李泰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

……………………………………

气质美女尽显成熟魅

今天正午的云山,注定不平常!

本来距离午饭还有两刻钟的时间,所有工匠跟民夫却都得到了停工的命令,回到了各个小队所处的营地。

回到营地后,所有人都傻了眼,因为他们看到了好多好多寒瓜。

“我的天!这么多寒瓜,都是哪儿来的?”

“莫不是团长带着队长去山下别人家的瓜地里偷的?”

“去你的!团长哪儿有那闲工夫?肯定是东家送过来的!”

“嗯,俺刚刚干活的时候,就看到东家带着好长一个车队上山了!”

下面一群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时他们队伍里的队长走了进来,是一个中年人,他说道:

“都安静!这些是东家给大伙儿送来的寒瓜,一会儿每个屋子里领一个回去,不许现在吃,不然一会儿你们都吃不下饭了。回屋子里放完寒瓜后,就准备开饭!另外,昨日咱们五团可是得了个倒数第一,虽然不一定是我们三队的原因,但大伙儿今天可都得给我精神点!要是再倒数第一,我看你们对得起东家送来的这些寒瓜不?都听清楚了吗?”

try{d1('gad2');} catch(ex){} “嗯~!算是吧~!是小轩给你们带过来的一批用来解暑的寒瓜~!咱们队的兄弟昨天表现的不错,嗯!应该是咱们团表现的不错,最起码不是倒数最后一名,嘿嘿~!大伙儿今天也不能放松警惕,知道了没~?”

李泰聊闲话也没忘了给手下做整治工作,他扭头冲后面的人说道。

“知道了~!队长~!弟兄们绝对不会给您丢人~!”

顾小毛认真地拱了拱手道。

“啊!居然是寒瓜~?东家可真大方!队长,没说的,就冲东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一定会好好干活!”

“对对对,我们一团八队的肯定好好干!”

“嗯嗯嗯,队长放心,弟兄们绝对不会比别的队差!”

这个年代,不能说普通百姓吃不起寒瓜,吃还是能吃得起的,只是大多数百姓都没有条件天天吃,偶尔吃一次已经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了。

而李泽轩居然为他们这一万多人带来了一批寒瓜,他们当然打心眼里感激了。

“嗯,你们有这个心便好!”

李泰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

……………………………………

今天正午的云山,注定不平常!

本来距离午饭还有两刻钟的时间,所有工匠跟民夫却都得到了停工的命令,回到了各个小队所处的营地。

回到营地后,所有人都傻了眼,因为他们看到了好多好多寒瓜。

“我的天!这么多寒瓜,都是哪儿来的?”

“莫不是团长带着队长去山下别人家的瓜地里偷的?”

“去你的!团长哪儿有那闲工夫?肯定是东家送过来的!”

“嗯,俺刚刚干活的时候,就看到东家带着好长一个车队上山了!”

下面一群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时他们队伍里的队长走了进来,是一个中年人,他说道:

“都安静!这些是东家给大伙儿送来的寒瓜,一会儿每个屋子里领一个回去,不许现在吃,不然一会儿你们都吃不下饭了。回屋子里放完寒瓜后,就准备开饭!另外,昨日咱们五团可是得了个倒数第一,虽然不一定是我们三队的原因,但大伙儿今天可都得给我精神点!要是再倒数第一,我看你们对得起东家送来的这些寒瓜不?都听清楚了吗?”

try{d1('gad2');} catch(ex){}

“嗯~!算是吧~!是小轩给你们带过来的一批用来解暑的寒瓜~!咱们队的兄弟昨天表现的不错,嗯!应该是咱们团表现的不错,最起码不是倒数最后一名,嘿嘿~!大伙儿今天也不能放松警惕,知道了没~?”

李泰聊闲话也没忘了给手下做整治工作,他扭头冲后面的人说道。

“知道了~!队长~!弟兄们绝对不会给您丢人~!”

顾小毛认真地拱了拱手道。

“啊!居然是寒瓜~?东家可真大方!队长,没说的,就冲东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一定会好好干活!”

“对对对,我们一团八队的肯定好好干!”

“嗯嗯嗯,队长放心,弟兄们绝对不会比别的队差!”

这个年代,不能说普通百姓吃不起寒瓜,吃还是能吃得起的,只是大多数百姓都没有条件天天吃,偶尔吃一次已经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了。

而李泽轩居然为他们这一万多人带来了一批寒瓜,他们当然打心眼里感激了。

“嗯,你们有这个心便好!”

李泰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

……………………………………

今天正午的云山,注定不平常!

本来距离午饭还有两刻钟的时间,所有工匠跟民夫却都得到了停工的命令,回到了各个小队所处的营地。

回到营地后,所有人都傻了眼,因为他们看到了好多好多寒瓜。

“我的天!这么多寒瓜,都是哪儿来的?”

“莫不是团长带着队长去山下别人家的瓜地里偷的?”

“去你的!团长哪儿有那闲工夫?肯定是东家送过来的!”

“嗯,俺刚刚干活的时候,就看到东家带着好长一个车队上山了!”

下面一群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时他们队伍里的队长走了进来,是一个中年人,他说道:

“都安静!这些是东家给大伙儿送来的寒瓜,一会儿每个屋子里领一个回去,不许现在吃,不然一会儿你们都吃不下饭了。回屋子里放完寒瓜后,就准备开饭!另外,昨日咱们五团可是得了个倒数第一,虽然不一定是我们三队的原因,但大伙儿今天可都得给我精神点!要是再倒数第一,我看你们对得起东家送来的这些寒瓜不?都听清楚了吗?”

try{d1('gad2');} catch(ex){}

“嗯~!算是吧~!是小轩给你们带过来的一批用来解暑的寒瓜~!咱们队的兄弟昨天表现的不错,嗯!应该是咱们团表现的不错,最起码不是倒数最后一名,嘿嘿~!大伙儿今天也不能放松警惕,知道了没~?”

李泰聊闲话也没忘了给手下做整治工作,他扭头冲后面的人说道。

“知道了~!队长~!弟兄们绝对不会给您丢人~!”

顾小毛认真地拱了拱手道。

“啊!居然是寒瓜~?东家可真大方!队长,没说的,就冲东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一定会好好干活!”

“对对对,我们一团八队的肯定好好干!”

“嗯嗯嗯,队长放心,弟兄们绝对不会比别的队差!”

这个年代,不能说普通百姓吃不起寒瓜,吃还是能吃得起的,只是大多数百姓都没有条件天天吃,偶尔吃一次已经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了。

而李泽轩居然为他们这一万多人带来了一批寒瓜,他们当然打心眼里感激了。

“嗯,你们有这个心便好!”

李泰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

……………………………………

今天正午的云山,注定不平常!

本来距离午饭还有两刻钟的时间,所有工匠跟民夫却都得到了停工的命令,回到了各个小队所处的营地。

回到营地后,所有人都傻了眼,因为他们看到了好多好多寒瓜。

“我的天!这么多寒瓜,都是哪儿来的?”

“莫不是团长带着队长去山下别人家的瓜地里偷的?”

“去你的!团长哪儿有那闲工夫?肯定是东家送过来的!”

“嗯,俺刚刚干活的时候,就看到东家带着好长一个车队上山了!”

下面一群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时他们队伍里的队长走了进来,是一个中年人,他说道:

“都安静!这些是东家给大伙儿送来的寒瓜,一会儿每个屋子里领一个回去,不许现在吃,不然一会儿你们都吃不下饭了。回屋子里放完寒瓜后,就准备开饭!另外,昨日咱们五团可是得了个倒数第一,虽然不一定是我们三队的原因,但大伙儿今天可都得给我精神点!要是再倒数第一,我看你们对得起东家送来的这些寒瓜不?都听清楚了吗?”

try{d1('gad2');} catch(ex){}

“嗯~!算是吧~!是小轩给你们带过来的一批用来解暑的寒瓜~!咱们队的兄弟昨天表现的不错,嗯!应该是咱们团表现的不错,最起码不是倒数最后一名,嘿嘿~!大伙儿今天也不能放松警惕,知道了没~?”

李泰聊闲话也没忘了给手下做整治工作,他扭头冲后面的人说道。

“知道了~!队长~!弟兄们绝对不会给您丢人~!”

顾小毛认真地拱了拱手道。

“啊!居然是寒瓜~?东家可真大方!队长,没说的,就冲东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一定会好好干活!”

“对对对,我们一团八队的肯定好好干!”

“嗯嗯嗯,队长放心,弟兄们绝对不会比别的队差!”

这个年代,不能说普通百姓吃不起寒瓜,吃还是能吃得起的,只是大多数百姓都没有条件天天吃,偶尔吃一次已经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了。

而李泽轩居然为他们这一万多人带来了一批寒瓜,他们当然打心眼里感激了。

“嗯,你们有这个心便好!”

李泰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

……………………………………

今天正午的云山,注定不平常!

本来距离午饭还有两刻钟的时间,所有工匠跟民夫却都得到了停工的命令,回到了各个小队所处的营地。

回到营地后,所有人都傻了眼,因为他们看到了好多好多寒瓜。

“我的天!这么多寒瓜,都是哪儿来的?”

“莫不是团长带着队长去山下别人家的瓜地里偷的?”

“去你的!团长哪儿有那闲工夫?肯定是东家送过来的!”

“嗯,俺刚刚干活的时候,就看到东家带着好长一个车队上山了!”

下面一群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时他们队伍里的队长走了进来,是一个中年人,他说道:

“都安静!这些是东家给大伙儿送来的寒瓜,一会儿每个屋子里领一个回去,不许现在吃,不然一会儿你们都吃不下饭了。回屋子里放完寒瓜后,就准备开饭!另外,昨日咱们五团可是得了个倒数第一,虽然不一定是我们三队的原因,但大伙儿今天可都得给我精神点!要是再倒数第一,我看你们对得起东家送来的这些寒瓜不?都听清楚了吗?”

try{d1('gad2');} catch(ex){}

“嗯~!算是吧~!是小轩给你们带过来的一批用来解暑的寒瓜~!咱们队的兄弟昨天表现的不错,嗯!应该是咱们团表现的不错,最起码不是倒数最后一名,嘿嘿~!大伙儿今天也不能放松警惕,知道了没~?”

李泰聊闲话也没忘了给手下做整治工作,他扭头冲后面的人说道。

“知道了~!队长~!弟兄们绝对不会给您丢人~!”

顾小毛认真地拱了拱手道。

“啊!居然是寒瓜~?东家可真大方!队长,没说的,就冲东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一定会好好干活!”

“对对对,我们一团八队的肯定好好干!”

“嗯嗯嗯,队长放心,弟兄们绝对不会比别的队差!”

这个年代,不能说普通百姓吃不起寒瓜,吃还是能吃得起的,只是大多数百姓都没有条件天天吃,偶尔吃一次已经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了。

而李泽轩居然为他们这一万多人带来了一批寒瓜,他们当然打心眼里感激了。

“嗯,你们有这个心便好!”

李泰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

……………………………………

今天正午的云山,注定不平常!

本来距离午饭还有两刻钟的时间,所有工匠跟民夫却都得到了停工的命令,回到了各个小队所处的营地。

回到营地后,所有人都傻了眼,因为他们看到了好多好多寒瓜。

“我的天!这么多寒瓜,都是哪儿来的?”

“莫不是团长带着队长去山下别人家的瓜地里偷的?”

“去你的!团长哪儿有那闲工夫?肯定是东家送过来的!”

“嗯,俺刚刚干活的时候,就看到东家带着好长一个车队上山了!”

下面一群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时他们队伍里的队长走了进来,是一个中年人,他说道:

“都安静!这些是东家给大伙儿送来的寒瓜,一会儿每个屋子里领一个回去,不许现在吃,不然一会儿你们都吃不下饭了。回屋子里放完寒瓜后,就准备开饭!另外,昨日咱们五团可是得了个倒数第一,虽然不一定是我们三队的原因,但大伙儿今天可都得给我精神点!要是再倒数第一,我看你们对得起东家送来的这些寒瓜不?都听清楚了吗?”

try{d1('gad2');} catch(ex){}

“嗯~!算是吧~!是小轩给你们带过来的一批用来解暑的寒瓜~!咱们队的兄弟昨天表现的不错,嗯!应该是咱们团表现的不错,最起码不是倒数最后一名,嘿嘿~!大伙儿今天也不能放松警惕,知道了没~?”

李泰聊闲话也没忘了给手下做整治工作,他扭头冲后面的人说道。

“知道了~!队长~!弟兄们绝对不会给您丢人~!”

顾小毛认真地拱了拱手道。

“啊!居然是寒瓜~?东家可真大方!队长,没说的,就冲东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一定会好好干活!”

“对对对,我们一团八队的肯定好好干!”

“嗯嗯嗯,队长放心,弟兄们绝对不会比别的队差!”

这个年代,不能说普通百姓吃不起寒瓜,吃还是能吃得起的,只是大多数百姓都没有条件天天吃,偶尔吃一次已经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了。

而李泽轩居然为他们这一万多人带来了一批寒瓜,他们当然打心眼里感激了。

“嗯,你们有这个心便好!”

李泰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

……………………………………

今天正午的云山,注定不平常!

本来距离午饭还有两刻钟的时间,所有工匠跟民夫却都得到了停工的命令,回到了各个小队所处的营地。

回到营地后,所有人都傻了眼,因为他们看到了好多好多寒瓜。

“我的天!这么多寒瓜,都是哪儿来的?”

“莫不是团长带着队长去山下别人家的瓜地里偷的?”

“去你的!团长哪儿有那闲工夫?肯定是东家送过来的!”

“嗯,俺刚刚干活的时候,就看到东家带着好长一个车队上山了!”

下面一群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时他们队伍里的队长走了进来,是一个中年人,他说道:

“都安静!这些是东家给大伙儿送来的寒瓜,一会儿每个屋子里领一个回去,不许现在吃,不然一会儿你们都吃不下饭了。回屋子里放完寒瓜后,就准备开饭!另外,昨日咱们五团可是得了个倒数第一,虽然不一定是我们三队的原因,但大伙儿今天可都得给我精神点!要是再倒数第一,我看你们对得起东家送来的这些寒瓜不?都听清楚了吗?”

try{d1('gad2');} catch(ex){}

“嗯~!算是吧~!是小轩给你们带过来的一批用来解暑的寒瓜~!咱们队的兄弟昨天表现的不错,嗯!应该是咱们团表现的不错,最起码不是倒数最后一名,嘿嘿~!大伙儿今天也不能放松警惕,知道了没~?”

李泰聊闲话也没忘了给手下做整治工作,他扭头冲后面的人说道。

“知道了~!队长~!弟兄们绝对不会给您丢人~!”

顾小毛认真地拱了拱手道。

“啊!居然是寒瓜~?东家可真大方!队长,没说的,就冲东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一定会好好干活!”

“对对对,我们一团八队的肯定好好干!”

“嗯嗯嗯,队长放心,弟兄们绝对不会比别的队差!”

这个年代,不能说普通百姓吃不起寒瓜,吃还是能吃得起的,只是大多数百姓都没有条件天天吃,偶尔吃一次已经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了。

而李泽轩居然为他们这一万多人带来了一批寒瓜,他们当然打心眼里感激了。

“嗯,你们有这个心便好!”

李泰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

……………………………………

今天正午的云山,注定不平常!

本来距离午饭还有两刻钟的时间,所有工匠跟民夫却都得到了停工的命令,回到了各个小队所处的营地。

回到营地后,所有人都傻了眼,因为他们看到了好多好多寒瓜。

“我的天!这么多寒瓜,都是哪儿来的?”

“莫不是团长带着队长去山下别人家的瓜地里偷的?”

“去你的!团长哪儿有那闲工夫?肯定是东家送过来的!”

“嗯,俺刚刚干活的时候,就看到东家带着好长一个车队上山了!”

下面一群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时他们队伍里的队长走了进来,是一个中年人,他说道:

“都安静!这些是东家给大伙儿送来的寒瓜,一会儿每个屋子里领一个回去,不许现在吃,不然一会儿你们都吃不下饭了。回屋子里放完寒瓜后,就准备开饭!另外,昨日咱们五团可是得了个倒数第一,虽然不一定是我们三队的原因,但大伙儿今天可都得给我精神点!要是再倒数第一,我看你们对得起东家送来的这些寒瓜不?都听清楚了吗?”

try{d1('gad2');} catch(ex){}

“嗯~!算是吧~!是小轩给你们带过来的一批用来解暑的寒瓜~!咱们队的兄弟昨天表现的不错,嗯!应该是咱们团表现的不错,最起码不是倒数最后一名,嘿嘿~!大伙儿今天也不能放松警惕,知道了没~?”

李泰聊闲话也没忘了给手下做整治工作,他扭头冲后面的人说道。

“知道了~!队长~!弟兄们绝对不会给您丢人~!”

顾小毛认真地拱了拱手道。

“啊!居然是寒瓜~?东家可真大方!队长,没说的,就冲东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也一定会好好干活!”

“对对对,我们一团八队的肯定好好干!”

“嗯嗯嗯,队长放心,弟兄们绝对不会比别的队差!”

这个年代,不能说普通百姓吃不起寒瓜,吃还是能吃得起的,只是大多数百姓都没有条件天天吃,偶尔吃一次已经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了。

而李泽轩居然为他们这一万多人带来了一批寒瓜,他们当然打心眼里感激了。

“嗯,你们有这个心便好!”

李泰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

……………………………………

今天正午的云山,注定不平常!

本来距离午饭还有两刻钟的时间,所有工匠跟民夫却都得到了停工的命令,回到了各个小队所处的营地。

回到营地后,所有人都傻了眼,因为他们看到了好多好多寒瓜。

“我的天!这么多寒瓜,都是哪儿来的?”

“莫不是团长带着队长去山下别人家的瓜地里偷的?”

“去你的!团长哪儿有那闲工夫?肯定是东家送过来的!”

“嗯,俺刚刚干活的时候,就看到东家带着好长一个车队上山了!”

下面一群人忍不住议论纷纷,这时他们队伍里的队长走了进来,是一个中年人,他说道:

“都安静!这些是东家给大伙儿送来的寒瓜,一会儿每个屋子里领一个回去,不许现在吃,不然一会儿你们都吃不下饭了。回屋子里放完寒瓜后,就准备开饭!另外,昨日咱们五团可是得了个倒数第一,虽然不一定是我们三队的原因,但大伙儿今天可都得给我精神点!要是再倒数第一,我看你们对得起东家送来的这些寒瓜不?都听清楚了吗?”

try{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