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男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

.630shu.co,最快更新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

“留在穆家,不要擅自行动。”

苏雪莉等女子下了车,关上车门。

“想抓一个小孩,我已经有了百分之七十的把握。”

康瑞城抬脚扫开地上的威士忌瓶,手掌按向苏雪莉温热的手腕,“穆司爵的佣人这么好买通,我真是让他过得过于安逸了。”

他每说一个字,眼角就更阴笑一分。

苏雪莉对这个话题没有表现出任何兴味。

“陆薄言能保护他的家,他的医院,可他不可能保护所有人。从穆司爵身边下手,就是对他最好的打击。”

“说,我要想收买该怎么做?”康瑞城勾着唇朝她看。

苏雪莉对上他的视线,她只说出一个事实,“我一直都在帮做事。”

“雪莉,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他要知道她更深一层的想法,可他没有再问,司机再度停车,苏雪莉拉开门便走了下去。

黑长直的素颜美女女人味十足私房

司机将车停在地铁口旁,这个地铁站的人流量在a市称得上数一数二。

这是苏雪莉的安排,陆薄言总以为康瑞城既然躲在暗处,就一定不敢轻易出门,身边的人也一定来历特殊。苏雪莉反其道而行,偏偏选了再普通不过的陌生人。

苏雪莉下了车,可康瑞城没有立刻下来。

司机听到康瑞城在身后问,“她给了足够的钱?”

“足够了,足够了。”司机忙不迭点头,这位真是不好惹的主。

司机感到后面车箱内阴冷的气息正在靠近,他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只是这一瞬间突然很想跑。

苏雪莉看着这一幕在眼前发生,她站在车外,把目光落在了出手残忍的康瑞城身上。过了几秒,苏雪莉上前打开车门,她没有一丝慌乱,把放在副驾驶上的信封内的钞票掏出,探进车内塞进了司机的口袋。

苏雪莉拔掉车钥匙,司机胸前的钞票足有千元之多。

司机睁着眼,人却已经断气了。

康瑞城手里的刀刃进了又出,苏雪莉看了一眼,康瑞城收回手后擦干净上面的血迹,信步下了车。

苏雪莉关上车门,一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没有人会留意的。

“不该亲自动手。”

“陆薄言既然有这么多人恨他,今晚,我们就再送给他一个大礼。”

康瑞城对她的忠告不以为意,他一个疯子,做什么都是疯狂的。

苏雪莉没有任疑问,也不问他要做的是什么。

“让我撞的那个男人已经住了院。”苏雪莉跟在他身后。

“猜,陆薄言会不会查到身边?”

康瑞城停下脚步回头看她,苏雪莉的脸上可没有他那种肆意狂妄的笑。

“他尽管查。”

康瑞城没有让他的车来接,而是大步走入了地铁站。看到他迈上下行的电梯,苏雪莉脚步一顿,她在原地站了几秒,盯着康瑞城的背影看了看,康瑞城没等她,自己就往下走了。苏雪莉略显犹豫,她没有多言,随后面跟了上去。

十分钟后苏雪莉走回康瑞城旁边,她买好一次用的地铁卡,康瑞城如今已经大胆到随便出入地铁

站了。

苏雪莉把地铁卡拿出一张递给他,“我不知道我们要去哪。”

康瑞城是临时起意进来的,苏雪莉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于是买卡的时候就随便选了一个下车的站。

康瑞城看了看手里的地铁卡,“想去哪?”

苏雪莉看着地图说,“要回去,我们应该坐8站之后转外线……”

她走近一些细看,离山庄最近的地铁站也要在山庄的十几公里之外,她看着地图,一如往常严肃而认真。

康瑞城被她的严肃逗乐,“雪莉,我是问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如果再详细一点,就是等一切结束,他打败陆薄言后,她有没有想要久住的地方。

康瑞城难得有如此正常的一面,也许是他突然走出黑暗,也就跟着收敛了自己的疯狂。

苏雪莉看了看标注详细的地图,她很久没有来坐地下交通了,对站内的环境刚感到一丝陌生。

“我不需要想去的地方。”

“不需要?”

“我没有要去的地方。”

康瑞城看她如此敷衍自己,不满地拉住她的手腕,“难道没想过找一个地方过自己的生活?好好想!”

苏雪莉没有去想,而是反问,“问我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就像让她给他生孩子,那些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妄想而已,苏雪莉向来不喜欢不切实际的想法。

苏雪莉把双手背在身后,在他身边很有一种保镖的既视感。

她确实是保镖,从一开始就是,他出门在外,她就要保护他的安。

刚刚为了不被排查就进地铁站,他们身上的刀提前就丢掉了,他们没有带人,只有两个人,四只拳头,可地铁站内来来往往的都是安保人员,一旦动起手来对方势必会占上风。

康瑞城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有人身安。如果康瑞城提前打了招呼,苏雪莉未必会答应让他来地铁站的,就算这里再普通,也有被发现的可能。

苏雪莉看看站内的平面图,又看看两侧的人流和台阶。如果被安保发现,他们应该往左走能够迅速脱身。

万一是陆薄言的人再找到他们……

“外线a走到头再坐六小时的大巴,有一个小城,就在爆炸发生后我们最初藏身之地的附近。”

康瑞城掏出打火机,他略显突兀的声音打断了苏雪莉的思路。

苏雪莉难得感到一丝意外,转头,“调查过?”

康瑞城看了看地图,视线凝聚在某个点,苏雪莉看过去,那里应该就是他专门打听过的地方。

“那个地方几乎无人知晓,我找人看过。”康瑞城说。

“想用来对付陆薄言?”苏雪莉只能想到一个理由。

“雪莉。”

康瑞城突然喊了她一声,苏雪莉等了等,没听到下文。苏雪莉不太确定,他是不是想给敌人准备一个“好”地方,好把对方一辈子困死在那里。

现在回想,当时她部精力都用在躲避陆薄言和警方,竟然没有注意到那个山区附近竟然有一座小城。

“雪莉,上次问我,生了孩子要怎么办。”

康瑞城说完,注意力突然被转移,他余光扫到了地铁站内贴着陆薄言那家医院的广告牌。

康瑞城提步走了过去,苏雪莉想着康瑞城最后说的那句话,只是那句话没有留在脑海里,她清理思绪后转身跟上。

苏雪莉也看到了那个广告,听到康瑞城紧接着说了话。

“陆薄言,我的礼物可要好好收下。”

康瑞城点燃打火机,火光照着他逐渐变得狂热的眼底。

苏雪莉站在原处,看着康瑞城的眼神深了深。她知道康瑞城如今有庞大的势力,甚至比他假死前更加强大而雄厚。他今天敢出现在地铁站,就要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康瑞城如今谁也不怕了。

医院。

唐甜甜接到呼叫后用最快速度赶到了单人病房。

21号床位的男人歪着头,双目紧闭着,人看上去奄奄一息。

“心跳突然停止了,停止前病人有轻微的抽搐。”

唐甜甜越过两人护士后来到病床前迅速检查,对男人进行急救,半分钟后,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还有哪里不舒服?”唐甜甜弯腰询问男人。

男人声音虚弱地说,“医生,我想和单独谈谈……”

“的医药费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我想知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唐甜甜不想让病人有心理负担。

“我,我知道医药费的事情……”男人不肯听劝,一只手握成拳,在病床上没有力气地捶打,“医生,我有话必须现在对说……”

唐甜甜按住男人的手臂,怕他再引起身体后续的不适,唐甜甜看到男人眼睛里的焦急,想了想,回头对护士们交代,“们先出去一下。”

唐甜甜觉得男人的神色不太对劲,检测仪上的数据已经恢复正常,护士们便退出了病房。

唐甜甜不放心,又检查一遍男人的状况,她直起身时,听男人不确定地开了口,“医生,我昨晚手术,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女人亲手放进他手里的,当那女人的车从旁边的车道突然撞来时,男人避让不及,方向盘失控后车子横在了路中间,骤停的车子导致来往的数十辆车连环撞。

当时那女人便下了车,走到他车旁后打开车门,没有多余的话语,在他手里塞了一个瓶子。

“的老婆和儿子正在吃饭,他们能不能以后再见到,就看能不能把这个东西带进陆氏医院。”那女人如是说。

男人害怕极了,他每一秒都过得无比煎熬,尤其是当他从病床上再次睁开眼时,发现手里的瓶子竟然不见了!

唐甜甜想起那个东西,点头回答他,虽然不知道那东西有多重要,还是让他稍安勿躁,“是,我捡到了,当时陷入昏迷了,情况又比较紧急,我就替先收着了。”

“那是我老婆的的护身符,我能现在就拿回来吗?”男人情急之下只能说谎。

“当然可以,”唐甜甜恍然,怪不得这东西男人如此看重,“这本来就是的,我上午没有值班,现在就拿给。”

“那就麻烦了,请立刻拿给我!”

男人的眼睛里重新点亮了希望,他只要能照着那女人说的去做,老婆孩子就不会有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