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成人版。

      快手成人版。已关闭评论

因为在黑暗当中,没有人知道,她是在哭还是在难过。

黑暗是她最好的保护色,于这样的一片夜色当中,她感觉自己的才是安的,至于问她怕不怕鬼,她可以说,她不怕,因为她自己的就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厉鬼,而这个世界上,人远比鬼要可怕的多了。

她打开了灯,将自己一身的湿衣服换了下来,再是去洗澡,然后去了厨房里面给自己熬了一碗姜汤喝,这碗姜汤,她已经喝了很久了,每一次只要天气一冷,或者她受了凉之时,家中的保姆就会熬给她喝,保姆没有在的话,就是陆逸熬。

这个比吃药要管用,而且也是不伤身体,就是味道比较重了一些。

她端过了姜汤,走到了电脑屏幕前,坐下,然后一边的喝,一边打开了电脑,查着最近有什么消息没有,大的消息到是没有,也都是一些芝麻绿豆的事情,不过,娱乐圈这个地方,每天都是会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她见过的,也是经历过了,不过,现在看来,到是像在看着别人的笑话一般。

自是她把苏沐染国际影后抢走了之后,苏沐染好像就鲜少出现在的大众的视野之内了,到是陆秦的活跃曝光率挺高的,今天这个访谈,明天那个节目的,也是借着紫莞花儿,人气爆长,不过现在就是没有好的作品中给他拍,当然他也不敢接烂的作品,到时候,他好不容易才是建立起来的正面形象,就跟着完蛋了。

这时,言欢放在一连年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过了手机放在自己耳边。

“我有事要和你说,”罗琳不说什么废话,反自她只要知道,言欢没有死就行,至于她在哪里,她也不管,让她就自我放飞去,陆家父母还在的一天,就是她的责任,反正她不会蠢的自杀。

“说吧,”言欢摸了摸放在了一边的碗,还是有些余热的,而碗里的姜汤,已经被她喝完了,一滴也不剩。

“陆秦要出演我们的新片,罗琳在桌上不时的用笔敲着桌面,就是那种用网络小说改编的仙侠剧,我们准备拍一部,也是要拍一部现代剧,公司现在流量的新生演员很多,所以我们不用被什么人拿住,但是,昨天陆秦和他的经济人过来了。”

“他要出演男一号。”

“男一号?”言欢移开了放在碗上面的手指,然后用指腹轻碰了一下碗沿,冰冰凉凉的,原来温度已失

气质清纯美女白色毛衣早安问候图片

“他的脸有多大的?”

“还是那么大,”罗琳真想笑,就是笑不出来,女强人当的习惯了,没的笑了。

“他要演男一号可以,”言欢微微扬起了唇角,勾出了一抹比外面的雨水还要冷的笑痕。

“恩……”罗琳皱眉,“你的意思是?”

“让他来找我。”

“哦,”罗琳明白“,你放心,我会一字不差的转达你的意思的,”他演男一号,不是不可以,问过了言欢就行,只要言欢同意,他们没有一个人会反对。

只是前提是,他要先找到言欢才行,言欢现在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现在还不知道哪一个小城市呆着,也只有她才能够联系到她,等到陆秦找到了言欢之时,这部电视剧早就已开机,谁还管他是不是男一号来着。

言欢有多讨厌陆秦,她又不是看不出来,陆秦想要从言欢这里找关系,好好的做个白日梦,醒来洗洗脸,只要脸白也不是没有可能。

放下了手机,言欢感觉自己可能要在外面,多呆几个月了,她不是怕陆秦,只是不想见到他那张让她恶心的脸,她怕自己的忍不住,会吐到他的那张脸上。

而且她感觉让一个人彻夜难安,大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却是无法把握的失落,应该是痛苦的吧。

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面,她现在做的很不错。

当然,她这也是同陆秦还有苏沐染学的。

她再是看了一会电视,就准备睡觉了,她喜欢这个小城市,每天骑着车子转着每一个小角落,看看别人的哭,别人的笑,别人的争吵。

其实人生也不过就是如此。

她并不是在放飞自我,而是在调整自我。以一种更好的状态活着,然后好好的照顾陆进和叶淑云。

而此时在另一间房子里,离言欢租住小公寓算是很远的地方。

九月系着围裙,一个大男人的,一米八几的身高,手长脚长的,站在厨房里面,竟然是没有一点的违和感,厨房里面有着一股了生姜的味道,闻着有些辛辣,不过还好,也不算是太难闻,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他端过了一个碗,然后走到了沙发前,将碗放在了孙雨涵的面前,

“喝了吧。”

孙雨涵端了过来,可是一闻味道,就有些想吐,

“这是什么味道,怎么这么难闻的?”

“姜汤。”

九月再是站了起来,走进了厨房里面,出来时候,自己的手中也是端了一只碗。

然后他坐到了孙雨涵的对面,“我陪你一起喝。”

说着,他就已经将碗放在了嘴边,喝了起来,就像是喝水一样,丝毫也是尝不出来以前的味道,他记忆中的姜汤就是这样做的,而他似乎也是常做,这就像是他的本能,忘记不了。

可是,他却是把自己给忘记了。

不记得名子,不知道家,不记得亲人,连自己的年纪都不知道,除了知道他的网名叫九月,而他记的本能也是同别人不同,他会烧汤。

孙雨涵捏着自己的鼻子,将碗放在了自己的嘴边,可是只是喝了一口,就差一些没有吐出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辣的?”

“姜汤,”陆逸再是说了一句。

孙雨涵直接就站了起来,跑进了厨房里面,直接将碗里的什么鬼扯的汤给倒进了洗碗池里,再是一连漱了好几次的口,可是还是有那种味道,真是让她恶心。

九月还是端着碗,他知道孙雨涵做什么,却是没有阻止,喝不喝不她的事情,病了,难受的也只是自己,喝一碗姜汤,没有任何的负作用,为什么要去吃药。